当前位置:主 页 > 爱情故事 >

断魂泪

时间:2014-08-06 作者:未知2 点击:

  自处华山颠
  
  怎识江湖面
  
  狼烟起兵祸中原
  
  仗剑仰天叹
  
  怎识人心恶
  
  弃身剑雨间
  
  问今生几许情缘
  
  敛剑愧对红颜
  
  ——《卜算子·剑侠》(自创)
  
  华山顶峰,白雪深处,冰塔林立,一位白衣少年坐在塔峰之上望着远处奔流的大江,微闭双眼,静静听那浮冰流动。伴着那浮冰轻轻响动,他望望不远处那座纯阳大殿,那对他来说是圣洁而又神秘的地方。雪,纷乱的落下一片片飘到他面颊之上,不时有几只雪鸦从远处云雾缭绕的松林飞来向少年的脖颈抖落身上的雪尘,那少年一动不动任他们随意胡闹,宛如一座冰雕。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麽,纵身跃入塔林之中,只见人影晃动动作迅速之极使人眼花缭乱根本分不清人影所在。突然只见那白衣少年骤然跃起剑光闪烁,而后骤然傲立于正中的冰塔之上,随即轰的一声其余冰塔尽被拦腰截断。这时一位老者飘身而至微微喘道:“天断,你的梯云纵与惊天剑法的最后一式剑雨惊天(自创希望剑三以后可以用上)配合的天衣无缝,连为师也自愧不如啊!”天断急忙拜倒:“徒儿不敢,若非有师傅的教导,徒儿怎会有今天的成就。”只见那老者眉头一皱:“断儿,安史叛军祸乱中原,天策、七秀、万花、三派掌门已赶至少林商讨对策,为师年老已无力再下此山只有你带师傅去一趟了。”天断急忙说道:“师傅尚在,弟子怎敢代替掌门之位,况且师傅年迈弟子怎忍离开?”那老者叹了口气:“孩子,你这一走不知能不能回来,师傅又怎舍得了你呢?但你不不能意气用事,你要知道一个人的能力越强,他背负的责任越重,‘剑侠’二字是要用行动来诠释的。你的生命是天下人的而不是你自己的,我为你取名‘天断’就是这个道理。快走吧,不然为师可要生气了。”
  
  老者说完话便转过身去,天断便不再说什麽,向师傅拜了三拜说道:“徒儿拜别师傅。”便提剑飘身下山。天断坐在马背上抬头看着那熟悉的纯阳宫门不仅思绪万千,拔出箫来吹奏一曲完毕长叹:“挥手自兹去!”这时忽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我可只听到了‘萧萧班马鸣’,公子何故如此悲伤。”这声音果是清新自然宛如天籁。天断不觉一怔,循声望去只见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女,一袭湖水色衣裙,真如天女下凡一般,清新秀丽,美艳无比。天断回过神来问道:“姑娘孤身一人来此荒山野岭有何贵干?”那少女道:“我为五大派联合之事特来邀请纯阳李掌门下山。”天断道:“姑娘不必费心了,掌门出行不便已将重任委托于我,在下纯阳代掌门凌天断,敢问姑娘尊姓大名。”那少女笑道:“小女子七秀坊李清芙。”天断笑道:“‘清水出芙蓉’这名字与姑娘还真般配!”那少女脸一红低头道:“凌公子说笑了,既然如此我们还是上路吧!不然师傅可要等急了。”
  
  一路上,天断看到的是另一种风景:莺歌燕舞,草长莺飞。他像一个好奇的孩子贪得无厌地欣赏这异种风情。她因在华山太久而冰冻的心也渐渐融化。清芙一路上同他说笑,清芙的话更如一阵阵和风细雨吹入他的心扉,他心中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情。但他明白他的任务很重,他的生命已不属于自己,他只有压抑着自己分的感情,他极力躲避李清芙但看不到她的时候心中又是莫名的纷乱。
  
  这夜,坐在小河边胡思乱想着,初秋的深夜很静,微风吹过树林沙沙作响,远方不时传来几只野鸭的叫声,月光皎洁静静的投入小河之中如下沉的璧。但他心中却无法平静。这时忽听得一个清脆的声音道:“凌师哥,这麽晚了还不睡啊!”天断扭过头来一看正是李清芙。“没睡,睡不着。李师妹你找我有事吗?”天断支支吾吾道。李清芙走到天断身旁轻轻坐下道:“我来看月亮。”语音轻柔,似在回答天断,又似在自言自语。良久,李清芙悠悠叹道:“凌师哥你知道吗?你就像远处的那座大山庄严肃穆令人敬畏。”天断脸一红道:“师妹说笑了。”李清芙望着天边那一轮明月忽然转身对着天断眨着乌黑的眼睛道:“凌师哥你说我像什么呢?”天断的脸更红了道:“你就像隆冬的雪花,美丽、轻灵、纯洁无暇。”李清芙幽幽叹道:“雪花融化后是泥水只有纯洁的外表。”天断道:“不!你是纯阳的雪,一尘不染。”李清芙嘴角泛起一丝苦笑站起身来悠悠叹道:“早点睡吧!明天就到少林了。”转身跑回自己的房间。天断一脸莫名其妙不知什麽地方得罪了这位小师妹。




本月热点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