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 页 > 职场故事 >

克星与天使

时间:2021-02-10 作者:未知 点击:

  遭遇“站街女”

  甘小鹏是一家公司的客户发展部经理。这天,他匆匆驾车去沿河大道会见一个客户,好不容易才在唐人茶楼外拥挤的泊车位停好车。不料,刚下车,突然一个年轻女孩迅疾冲过来,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凶巴巴地尖叫:“混蛋,总算找到你了!欺负一个女人,你算什么男人?”

  “小姐,你认错人了吧?”甘小鹏吓了一跳,看着眼前这个化着夸张浓妆的女孩,他感到莫名其妙——他压根不认识这个女孩。“没错,我找的就是你这个混蛋!”女孩的声调越来越高,“我表姐被你害惨了,你得补偿给她,说好的10万元,少一个子儿姑奶奶就跟你没完!”

  女孩的高门大嗓顿时引来了不少围观者,甘小鹏感到无比尴尬。从这女孩的装束看,无疑就是传说中在沿河大道“谋生”的“站街女”,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站街女”讹上了!他又气又急,欲挣脱女孩逃遁,对方却说什么也不肯放手,言辞也越来越过分,气得他真想一巴掌搧过去,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还没有勇气对个女孩子动手,只好可怜巴巴地解释道:“小姐,你确实认错人了,天地良心,我真的不认识你表姐。你先把手松开好不好?”

  “庄婷!你敢说你不认识她!”女孩不依不饶,也不肯松手,“得手了就不认账了,你这种混蛋男人我见多了!”

  那些围观者听出了门道,都在一旁指指点点,还有几个也在瞎起哄。甘小鹏急得连连摇头加摆手:“你听我解释,你真的弄错了,我真的不认识什么庄婷……”

  这时,围观的人群中挤出个年龄稍大的女子,一把拉住仍然不肯罢休的女孩,面红耳赤地说:“淼淼,你搞错了,不是他……”叫淼淼的女孩愣了一下,吐了吐舌头,连忙松开甘小鹏的衣领。年龄稍大的女子很难为情地对甘小鹏说:“这位先生对不起,我表妹实在太鲁莽了……”

  不料,她的话还没说完,叫淼淼的女孩却一把拉起她,说:“走吧,你给他道什么歉,这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甘小鹏几乎气绝,正要和她们好好理论一番,两个女子却已经趁机匆匆走掉了。

  今天真是流年不利!甘小鹏来时的好心情全被破坏了,无奈地整整被女孩扯破的衣领,狼狈地钻回车里,给约见的对象打了个电话取消约定,然后心烦气躁地启动汽车,回家了。

  回到家,甘小鹏越想越气,狠狠地冲了个凉水澡,也没能把一肚子的火气浇熄:他今天约见的是个重点目标客户,为了约见成功,他费了好大的劲,没想到却被个莫名其妙的“站街女”给硬生生搅黄了,真是岂有此理!

  再遇苏淼淼

  几天后,甘小鹏随老板一起去跟一家五星级酒店谈供货合约。走进客户的办公室,他就愣住了:站在客户身边,正朝他挤眉弄眼的小丫头,不就是那个可恶的“站街女”淼淼吗?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甘小鹏好不容易才控制住情绪,如果总经理和客户不在场,他肯定会冲过去讨个公道回来!客户寒暄完毕,说:“二位,实在不好意思,我今天还有点要事处理,这位苏淼淼小姐是我的助理,合约的事我就全权委托她和贵方洽谈。”

  甘小鹏不禁目瞪口呆:这个“站街女”也太厉害了吧,居然能混进这家五星级酒店的管理层!苏淼淼今天没有化那么夸张的浓妆,衣着也十分得体,倒还真像个干练有余的高级白领。若非亲眼所见,他打死也无法将眼前的苏淼淼和那个泼辣的“站街女”联系起来。

  此时,苏淼淼已经一改刚才那副挤眉弄眼的表情,像是压根也不认识甘小鹏,拿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谈起了合约。这份合约之前已经谈过两次,但都因对方提出的条件太过苛刻而没有谈成,这次对方的条件仍然不肯改变。

  看不出,苏淼淼虽然年龄不大,却深谙谈判之术,眼看老板就要败下阵来,甘小鹏急了,迎锋而上,欲和对方周旋一番。由于心里窝着气,他的言辞难免激烈了一些,苏淼淼正好找到机会,她微微一笑,对甘小鹏的老板说:“这位先生今天火气有些过大,这样不利于商业洽谈,如果贵方想把合约顺利谈下去,就请他先暂避一下吧。”

  甘小鹏的老板也不悦地看了甘小鹏一眼,示意他先出去。灰溜溜地被赶出去,甘小鹏杀人的心思都有了,他在心里暗暗发誓:此仇不报非君子,苏淼淼,你给我等着瞧吧!

  没有甘小鹏在一旁“压阵”,老板果然很快败下阵来,合约按照原来的条件顺利签定。更可气的是,回来以后,老板醒过味来,觉出吃了亏,反而将甘小鹏好一顿埋怨,怪他沉不住气,气得甘小鹏真想甩手走人。

  也许是撞见苏淼淼这个克星带来了霉运,甘小鹏感到事事不顺,接连约谈了几个目标客户都没有成功,惹得老板脸色很不好看,颇有微词,甚至有提拔新人替代他这个客户发展部经理的意思。

  这天,甘小鹏又受到老板批评,心情郁闷,下班后驱车到酒吧买醉。酒入愁肠,他很快就醉得一塌糊涂,只好让酒保帮忙叫来代驾。晕晕乎乎上了车,到半路上才清醒一些,恶狠狠地呼出一口浊气。这时,前面的代驾回过头来,朝他嫣然一笑,他顿时惊呆:这代驾竟然又是可恶的苏淼淼!

  甘小鹏口齿不清地狂呼停车,苏淼淼却不为所动。“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又成了代驾?”甘小鹏又气又怒。苏淼淼淡淡地说:“代驾是我的兼职之一,除此之外,我还有很多的兼职。”甘小鹏恶狠狠地一笑,刻薄地说:“‘站街女’也是你的兼职之一?”

  汽车嘎地停下,苏淼淼回过头来,怒视着甘小鹏。甘小鹏却一点也不惧,反而感到无比畅快:总算报了一箭之仇。看着甘小鹏脸上恶毒的笑容,苏淼淼脸上的怒气却渐渐消失了,重新启动了汽车。

  到了甘小鹏家小区外,苏淼淼停下车,心平气和地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之前算我对不起你,这次我不收你的代驾费,大家扯平了!”不待甘小鹏反应过来,她已拦下一辆出租车坐了进去。看着远去的出租车,甘小鹏突然感到自己有些过分了,心里竟有些怅然若失。




本月热点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