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 页 > 励志故事 >

“钢铁女孩”,爱里成长

时间:2011-10-08 作者: 点击:

  这是一场艰难却坚韧的生命接力。他们前赴后继,以爱之名,用生命延续和完美她的人生;她刚强乐观,从绝境中开出美丽的花来,只为爱的回报。

  母亲走了:记住女儿的学业

  1995年春天的一个早晨,家住河北省阜城县崔家庙镇大曹庄村的蔡荣江一边抽着闷烟,一边望着门前的老杨树发呆。忽然,一只叼着木棍的喜鹊落在树桠上筑巢……正愁没钱盖房的蔡荣江眼前一亮,起身挥锹挖起了地基。没有钱,自己盖!

  媳妇患有肺病,身体虚弱,帮不上什么忙。深秋来临,四间新砖房已具雏形,疲累至极的蔡荣江却倒在了院子里。十几天后,女儿蔡鹏月出生了……

  冬去春来,门前树上的喜鹊飞走了一代又一代,小鹏月在母亲的咳嗽声中渐渐长高。在她的记忆中,父亲从不让母亲干重活,收种完庄稼,他就到外面打零工。

  女儿越长越高,不识字的母亲督促仅有小学文化的丈夫教她认字、算题。从小学一年级开始,鹏月每次考试带回来的都是满分。身受气管炎、肺心病的折磨,卧病在床的母亲最大的欣慰是看着女儿安静地在灯下写作业。鹏月的字稚气十足,却清新娟秀,在母亲的眼中是最美的图画。

  冬天到了,母亲的病更严重了,有时竟喘不上气来,甚至小便失禁。父亲便天天生火,耐心地将她的裤子一件件烤干。父母间的真情激励着鹏月上进,班上第一名雷打不动属于她。

  一晚,一家人闲聊时,母亲突然悲戚地说:“都怪我,连累了全家!我的病是个无底洞啊,害得鹏月连学习用品都没钱买。唉!”

  几天后,一直把苦埋在心底的母亲竟吞农药自杀了。临终前,她断断续续嘱咐丈夫:“以后挣的钱都用来给女儿读书、买衣服、买好吃的……”

  孩子别哭,有二娘呢

  妻子死后,蔡荣江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几岁。那些天,他语无伦次地对女儿重复着:“孩子,别怪你妈。她是个刚强的人,她是怕拖累你读书啊!”

  每天晚上,蔡荣江像妻子生前那样,陪着女儿挑灯夜读,从不肯提前入睡。在他看来,这是妻子生前最看重的事,必须继续下去。

  期末考试,鹏月又是全班第一名!蔡荣江哭出声来:“孩子,你真是你妈的好女儿!”

  春节到了,强撑了半年的蔡荣江却因思虑过重,卧床不起。鹏月趴在床头,唱歌给他听:“那是我小时候,常坐在父亲肩头,父亲是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忘不了粗茶淡饭将我养大……都说养儿能防老,可你再苦再累不张口……”这歌声,带着苦难中的从容和乐观,蔡荣江内心涌起一股子劲来:病得再重,也要为女儿挣钱!

  蔡荣江拖着病体,咬牙到几十里外的县城做工。不满9岁的鹏月每天下午放学后,早早做好晚饭。等到蔡荣江破旧的自行车嚓嚓声越来越近时,她就飞一样迎上去。

  蔡荣江手头宽裕了,时木时能给女儿买新衣服和好吃的,而且每隔几天居然能带回一包香烟。他美美地吸上一口,惬意无比,女儿见状也乐开了怀。就这样,父亲努力挣钱,女儿刻苦学习。2007年9月,蔡鹏月升入小学六年级。周末的一天,蔡荣江对女儿说:“孩子,咱们去县城照个相吧。”

  记忆中,家里还没有这样奢侈过呢,鹏月兴奋得跳了起来。路上,蔡荣江的言语比往日少了许多,脸色也是灰突突的很难看。照片取回来时,他倒在了炕上,原来他得了肝癌。

  癌痛折磨着蔡荣江,他日渐消瘦,可他舍不得用好不容易为女儿攒下的学费去买药。疼痛难忍时,他就用玻璃瓶口或尖状物顶住肝区。鹏月赶他去医院,他不肯去。鹏月只好拉来好心肠的二娘。二娘一边流泪一边骂他,他才勉强去了医院。可住了没几天,就又跑回来了。

  “爸得的是绝症,治不好的。”蔡荣江平静地说,“我要是死了,你是跟二娘过还是跟姑姑过?”女儿哭了:“我谁也不跟,我就和你过!”女儿不肯上学,要在家照顾父亲,蔡荣江发脾气了:“记住,不管家里出什么事,你都要坚强!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妈和爸啊!”

  夜深了,父女俩难以入眠。蔡荣江说:“二娘说她会帮爸妈把你供到大学。”女儿一下哭出声来。蔡荣江接着说:“二娘这个人刀子嘴豆腐心。你二伯是个做不了活儿的病汉,她从不嫌弃……”

  几天后,蔡荣江带着未竞的梦离开了人世。二娘把鹏月接到家里,对她说:“孩子别哭,有二娘呢!”

  没了二娘还有姑姑在

  二娘快人快语,脾气也急,可自从鹏月到家后,她变得温柔多了。紧紧巴巴的日子里,二娘总是先顾着鹏月,后考虑儿子,鹏月一直被温暖与爱包围着。

  可是,对父母的思念,时时占满鹏月的内心。她的成绩下滑了,起初掉到第三名,后来又掉到第七名。二娘这次真急了,她把鹏月骂成了泪人:“你天天惦想他们有什么用?你保住成绩就是对他们最好的想念!”

  鹏月的眼泪簌簌流下…她什么也没说,安安静静地看书去了。二娘悄悄升起灶火,又给她煮上了几个鸡蛋……

  在父亲的遗物中,鹏月发现了自己用过的一个日记本。因为那上面记着《父亲》的歌词,父亲在病中对其爱不释手。鹏月翻过这一页歌词,意外发现了一段父亲的遗言,错字连篇却情真意切:“鹏月,你真是个好孩子,聪明灵利(伶俐),勤学好问,长大后(你要)成为一个有用人才,别辜负爸爸的一片苦心……鹏月,你知道吗,爸爸这一辈子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真不容易!爸爸的愿忘(望)就是盼你能自强、自立、出人头地,能为爸爸争光争荣!”

  懂事的鹏月每天都把这个日记本带在身边。日记本如同父母的眼睛,默默注视着她。

  2008年7月小学毕业时,鹏月以全镇第一名的成绩考上营盘中学。可是,中学开学不久,二娘就倒下了。她被查出患了牙龈癌,且已扩散。家人把她留在医院,她却说什么也不肯:“欠一屁股债,你们还怎么帮鹏月读书?”

  从医院回来,二娘每天都早早赶鹏月上学。经历了父母的生离死别,鹏月身上有了同龄人少有的平静。看着她背着书包昂首挺胸走出院子,二娘脸上有了笑意……

  二娘病情急转直下,说不出话,她吃力地用双手对着鹏月来回比画。半晌,鹏月明白她想要那个日记本。二娘的手久久地指着蔡荣江的遗言不肯放下来……“二娘,你放心吧,我一定给爸妈,更给二娘争气!”鹏月把二娘的手拉进怀里,泣不成声。




本月热点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