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 页 > 亲情故事 >

女人和鱼

时间:2014-10-21 作者:未知2 点击:

  她送我一件稀奇的生日礼物——一条玲珑的金鱼,盛在小巧的水晶杯中。她说:“我买了一对。那条我养,这条你养,只要我们好好地待它们,它们会重逢的,对不对?”   

  也许是对的。也许我没有好好地待她。也许是太年轻的缘故。  

  那时,我们的感情危机四伏。时日久了,彼此隐然生出了疲乏之意。然而,那个爱字当年好不容易说出口,这个断字如今又是何等地难以启齿呢。   

  我了解她的脾性,笃信手相、星座之类神秘主义的玩艺。在她的小心眼里,已把爱情的生死存亡,系在这条不足三寸的脆弱生灵上。水晶杯中,小鱼儿静静地吐着泡泡,我则偶尔瞟它几眼,冷冷地。   

  金鱼和她具备很多共性:眼睛大,嘴巴小,体态丰满与轻盈兼而有之,嘴巴永远不会闭上,永远处于快速的开合状态。感谢天,造物者没给鱼类设计声带,这是个不可忽视的大优点。   

  慢慢地,我竟有些怜惜水晶牢中的美丽囚徒了。换换水,喂喂它,再点缀几叶浮萍,让它能找回几分昔日家乡的影子。然而,不出两个月,它还是死了。出差回来,水面鱼体横陈,像一瓣凄艳的落英,腹部蔓延出一片恶心的白毛。  

  晚上,她会过来看我。捞起小鱼儿的遗体,对着它永不瞑目的眼,永不再开合的嘴,默哀了一会儿,在石榴花树下葬了。又跑到鱼市,买了一条差不多大小的金鱼。   

  她来了,说:“小鱼儿眼睛变大了。”  

  我说:“它到美容院割了个双眼皮。”  

  她说:“尾巴倒变小了。”   

  我说:“它嫌原来那件红袍子太大。”   

  她说:“我送你的小鱼儿死了。”   

  我说:“你可以当它没死。”   

  如果说,沉默是有温度的,将是保持在零度以下;是有重量的,其分量也不亚于钢铁。那新来的小伴尚不习惯局促的住所,充满活力地对着透明的墙壁发动攻击,妄图开拓边界,得到的只有碰壁。它终将明白自己的宿命。在难堪的沉默中,我们也明白了有一个结局已经注定。  

  我任她离去,没有挽留。事已至此,没有演戏的必要吧!她留下的水晶杯,就像一个悲剧舞台,不停地上演死亡。无一例外,全都死于可恶的“白毛病”。而我结交的每一位新女朋友,最终的交情都不会比小鱼儿的寿命更长。  

  石榴花下的冤魂数目快达到两位数时,我有点想念眼睛大大、嘴巴小小的她了。拨响久已生疏的号码,听到依然清朗娇柔的声音。我告诉她养鱼的悲惨经历,她沉默了一会,说:“我给你开个药方吧,保证见效的。”   

  她的信如期而至。药方这样写的:   

  1%的孔雀石绿,涂抹患处;每天用3%的食盐水浸泡5分钟,持续3天。  

  50%的热情,25%的忍耐,25%的包容,0%的傲慢、冷淡、粗心、自以为是,涂抹患处;每天送上玫瑰花5朵,持续3天。   

  使用要领:谨遵医嘱,药到病除。

  注意事项:不要搞错了对象!

  我忍不住微笑。哈,真是唯女子与金鱼难养也!




    本月热点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