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 页 > 人生故事 >

树们也活得挺有意思的

时间:2020-11-12 作者:马德 点击:

  操场上有一排树,本应该活得与世无争才是,可它们的样子,一点也不散淡。

  这几年,它们一直暗地里憋着劲儿长,个个很粗壮,一副谁也不服谁的姿态。有几棵长得甚至有点不讲理,不仅腰粗,树冠也大,往这家伸条枝柯,又往那家伸条枝柯,咋咋呼呼的,好像要玩霸权主义。那些被挤得相对瘦弱的,就使劲往上蹿个儿,梢头锋利,直刺天空,睥睨着臃肿的众生——这倒也是活着的一个思路,走时尚路线,跟胖子们比苗条,与糙汉们比气质。

  也终有被欺负得不像样的。有几棵树,树干也细,树冠也小,羸弱的,像谁家受气的男人,低眉顺眼地夹杂在中间。看来,要一辈子受气下去了,眼见的,今年这边被挤占一枝的地方,明年那边又被挤占一枝的地方,就这样,丧权辱国,江山零落,只剩下一天天的苟且了。

  每天我在操场遛圈,就端详着这一排树。前些年,它们都还小,我没正眼看过它们。等我注意它们的时候,好像一下子就长这么高了。数年不见,树们也出人头地,混得像模像样了。

  操场一天到晚,来来往往许多人。也许,它们根本没注意过我的注意。偶有闲下来的树,看到我,也不过瞥一眼,觉得这家伙呆头呆脑的,没什么意思,很快就忘却了。生命中,有太多的事情来过,前年的一场大雪,大前年的那场龙卷风,已经让它们应接不暇。它们当然不会记得,数年前,一个学生,抱着颗铅球往它们的身上扔,我锐声喝住的那一嗓子。是的,这个世界,你觉得重要的事,别人说忘就忘了。

  树们知道的秘密太多了。

  操场南边早年是锅炉房,后来因为治理污染,废了。挺大的一块地方,只有两棵树。其中那棵大的,树冠铺陈得很夸张,但个子不高,大约长着长着,举目四顾,没人跟它竞争,觉得折腾没意思,也就偃旗息鼓了。总之,长成了一副戛然而止的样子。它旁边的另一棵,干脆就没怎么长。真是树比树气死个树,那边的树们为了争夺阳光,一年四季打得头破血流的,这边这家伙,阳光足够,雨水足够,却懒洋洋的,就是不愿长。还能说什么呢,这都是命。

  为了活着,你需要拼尽所有,而人家不做什么,却应有尽有。

  树们这么多年,也见证了好多事。操场由最开始的炉灰渣跑道换成了塑胶跑道,一墙之隔的一排排平房,都变成高耸入云的楼宇。就连好多年前,在某个黄昏躲在树后悄悄拉手的男女生,他们的孩子也快上中学了。树们一定也感慨万千,说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

  这些树,圈在校园里,一天到晚跟学生在一起。学生跑操,它们也一定跟着跑了很多年。一届又一届的学生,每天重复喊着相同的号子:一——二——三——四——这铿锵的声韵,已经成了树们血液的一部分。听着这些有节奏的律动,它们的血脉一定偾张奔涌,所以,活在校园里的树,不会老气横秋,不会世故,只会永远地青春下去。

  我想,即使树们不说话,它们也会以自己的方式,打所有急功近利的脸。




    本月热点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