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 页 > 人生故事 >

猎人和狼

时间:2012-03-22 作者: 点击:

  他是一个年轻的猎人,原本在城里的建筑工地打工,妻子生下妞妞后,他就卷铺盖回了家。为了维持生计,在农闲时节,他就背起父亲留下来的猎枪进了山。好多年没人打猎了,山里的野物还真不少。他每次都未空手而归,最不济时也能打只山鸡什么的回来。
  有一天,他不知不觉来到了大山深处。正四下张望时,他突然发现山崖处的草丛在不停地晃动,还伴有轻微的“吱吱”声。他又惊又喜,平端着猎枪,蹑手蹑脚地踅过去。他悄悄地走到石岩上,才看清原来是两只小狼崽——看样子刚满月。他没犹豫,瞄准两只玩耍的小狼崽扣动了扳机,因为子弹是散装的铁沙,这一枪把两个小狼崽都撂倒了。
  当天晚上夜半时分,竟然来了一只狼,围着他的房子呜呜狂嚎起来,他从门缝里往外一看,发觉是一只母狼。他明白这是那两只小狼崽的母亲,是来报仇的。他把叉上的大门又顶上了两根木棍,猎枪装上子弹,一动不动地守在窗户边;他妻子抱着哇哇直哭的妞妞在房间里来回走动……天快亮的时候,那只母狼才呜咽着离去。
  妻子揉了一下通红的眼睛,说这可怎么办呀,狼的报复心极强,它还会来的。他点点头,说我还得进山,把这头母狼杀掉!
  于是,他又背着猎枪进山了。一连几天,都没找到母狼的踪迹。可是每天晚上,那只母狼都在他的家门口哭嚎。他试图击毙它,可放了几枪都没击中。最后一天晚上,他把母狼的腿打伤了,母狼一瘸一拐地逃走了。此后,母狼再没来过,他却一天也没放弃寻找母狼。他明白,狼性凶残,是不会就此罢休的。
  秋庄稼成熟了,他没再进山。那一天,妻子把吃饱奶水的妞妞哄睡后,也去田地里陪他收玉米。不到半个小时,邻居慌里慌张地跑来告诉他们,说妞妞让那只瘸狼叼走了!这消息不啻于晴天霹雳,一下子把他们震懵了,他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一步一跌地朝家里赶。床上没了妞妞,家里已挤满了闻讯赶来的乡亲。他仔细瞅了瞅地上,没发现血迹。他的心里略微轻松一些,但想到妞妞是被那只瘸腿的母狼叼走,肯定凶多吉少,他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上。他背着猎枪叫上十几个村民匆匆忙忙进山了,一座岭一道沟,一架梁一条河,大家直寻到天黑,也没见到瘸腿母狼和妞妞。
  回到家里,看到妻子哭得嗓子都哑了,他就抓了个干硬的馒头,喝了半碗水,又叫上几个亲戚朋友进山——即便妞妞被瘸腿母狼祸害了,也要找到瘸腿母狼,打死它!可惜找到天亮,还是一无所获。
  这一天,他一个人背着枪上了山。在一块较为隐蔽的大岩石下,他看见瘸腿母狼背对着他躺在地上,似乎在睡觉。他忍着狂跳的心,悄悄迂回过去,瞄准瘸腿母狼“吧嗒”一扣扳机,枪筒里的铁沙呈扇面形扫射过去,瘸腿母狼连哼都没哼就翻倒在地上。同时,他也惊呆了——在瘸腿母狼身边还躺着妞妞,身体温热的妞妞也中弹死去!
  他呆了许久,旋即哇地大叫一声,举起猎枪狠狠地摔到山崖下。




    本月热点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