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 页 > 校园故事 >

花开无声

时间:2014-04-04 作者:天天故事 点击:

  黄明亮是清河一中初三一班的班主任,这天早自习,他没像往常一样坐在教室里,监督学生早读,而是急匆匆地赶往校长办公室。

  “校长,初三六个班给灾区的捐款不见了!” 黄明亮慌张地说。

  “什么?”黄明亮的话音刚落,校长的手就一哆嗦,好半天才问,“什么时候的事?”“估计是昨天晚上。”黄明亮惶恐地说,“班长刚告诉我,他说昨天晚自习把钱点清后,晚上没带进寝室,就放在课桌的抽屉里,刚才去教室发现不见了。”

  前段时间省里有地方受灾严重,学校发动全校师生捐款,初三六个班的捐款由一班负责清点。捐款的时候,市电视台来摄了像,还采访了校长,临走时说今天晚上播出,并让他们今天把捐款的数目报上去,节目上用。采访还没播出,钱先丢了一部分。校长本想借此给清河一中扬名,这下倒好,传出去还不出丑。校长一时急得团团转,见黄明亮愣在那里,便没好气地说:“还愣着干啥,赶快报警啊,今天找不到钱,清河一中的名声就臭了!”

  “校长,我觉得先不要报警,找一找再说。”校长治校严厉,黄明亮平时就有些怵,现在钱在他班上丢了,他心里更发虚,但在是否马上报警这个问题上,他坚持自己的意见,“报警肯定能找到钱,但拿钱的人也彻底毁了。”

  “你意思是说我要毁他呢?”校长听出了黄明亮的弦外之音,反问道,“要知道初三六个班的捐款有五六千元钱,这可不是小数目,早够判刑了!”

  “初三的学生大都十五六岁,正值青春叛逆期,没准拿钱的学生是头脑发热,一时糊涂。”面对校长的质问,黄明亮的汗下来了,嗫嚅着说,“学生做错了事,我们应该给他一个改错的机会。”

  校长被黄明亮的话触动了,沉吟了片刻,说:“那这样吧,先不报警,你去查一下。但你要做好两手准备,万一电视台来电话之前没查出个眉目,你要先把钱垫出来,与其他年级的捐款一起上交,毕竟这是丢脸的事,我也不想闹得满城风雨。”

  从校长办公室出来,黄明亮回到教室,望着早读的学生,犯愁了。像很多老师一样,对班里的学生,黄明亮有喜欢的,也有不喜欢的,但并不能以此来怀疑是谁拿了钱。初三的学生,正值心理敏感期,怀疑错了,不仅让他们反感,还会影响他们的学习,两个月后就要中考,在这个节骨眼上,没有十成的把握,谁都不能轻易怀疑。

  清河一中去年新盖了教学楼和部分公寓,初三一班女生住的是公寓,里面有卫生间,而且离教学楼远,女生不大可能半夜去教室拿钱。相反,班里30多个男生住的还是老房子,分四个宿舍,就在他们那栋教学楼后面,宿舍西边是公共厕所,估计是有学生半夜起来上厕所,见左右无人又停电,一时冲动进教室拿了钱。黄明亮找来四个寝室的寝室长,对他们说了丢钱的事,向他们询问昨天夜里都有谁起来过。四个寝室长先是面面相觑,后都摇头说不知道。也难怪,这么大的孩子,学习了一天,晚上头一沾枕头基本上都是一觉到天亮,不会留意谁起来过。黄明亮没有把男生一个个叫出来询问,拿钱的学生显然知道同寝室的同学不知道他半夜起来过,即便问到他,他也会否认。黄明亮的做法是,他让四个寝室长回教室带话,昨天半夜起来过的同学到他这里来,他想给拿钱的学生一点压力。

  但出乎黄明亮意料的是,到上午第二节课,班里没有一个男生来找他,而且这件事不仅全班皆知,到课间操的时候,几乎全校师生都在议论此事。随着议论,还出现不同的丢钱和拿钱的版本,每个版本都说得有鼻子有眼,甚至还发生了被怀疑人为证明清白与怀疑人打架的事。事情到了这一步,黄明亮忽然意识到,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拿钱的学生一开始抱着侥幸的心理,现在事情闹得满校风雨,将会意识到事情很严重,更不敢站出来了。草打了,蛇也惊了,可却藏得更深了。




本月热点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