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 页 > 幽默故事 >

失而复得

时间:2012-03-23 作者: 点击:

  这天晚上,晚饭刚吃罢,老婆阿美就搂着我的脖子说:“老公,今晚的锅碗你就不用洗了,我要和你搓麻去。”
  “什么?”我瞪大了眼睛望着阿美,“你也去搓麻,没发烧吧?”边说边去摸阿美的额头。
  “发什么烧,我也要娱乐一下嘛!”妻子扬了扬头。
  实话相告,我是个“麻将迷”,三天不打麻将手就痒痒,为此妻子阿美没少跟我“整仗”,可好歹我是赢多输少,尤其是赢了钱后每次都要给阿美一半零花钱,妻子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然,偶尔妻子少不了要唠叨几句,什么“打麻将是赌博行为、违法行为啊,影响工作和夫妻感情啊”等等,每当这时,我就装聋作哑,抢着干家务活。我有时也感化妻子:“眼下物质生活这么好,该享受一下精神生活了,别一天到晚盯着电视剧上的那个哥啊妹啊,都成傻瓜了。打打小麻将增添点乐趣。”可阿美坚决反对,说这辈子死也不打麻将。今晚阿美怎么了,我百思不解其意。
  居民区的麻将馆有公开的,也有不公开的。公开的玩的是小意思,纯属娱乐,而最刺激的就是那不公开的,一晚上输赢在好几百元。我问妻子:“玩哪一种?”“不公开的。”我又一次瞪大了眼睛看着妻子,阿美今晚到底怎么了?
  我和阿美破天荒坐在一张桌上打麻将,时针刚指向11点,阿美忽然站了起来,说:“我的钱输完了,不打了,明天还上班呢!”见妻子要回家,我也没拦她:“那你就先回家睡觉吧,我再玩一会儿就回。”阿美刚走,旁边的“看客”就接上去打开了。
  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1点了,轻手轻脚地进了卧室,生怕惊醒阿美。可我刚坐在床沿上,床头柜上的台灯忽然亮了,我吓了一大跳,继而看见妻子阿美眼睛大大地睁着,一点睡意也没有。我说:“怎么样,打麻将刺激吧?可就是输了钱。”阿美突然大笑起来:“输得好,我就是要输钱,太痛快了。”我一听有点蒙了,急忙用手摸了一下阿美的额头:“你没发烧吧?”
  阿美抱着我的胳膊说:“老公,你知道我今晚为什么打麻将吗?实话告诉你吧,今天早上我到菜市场买肉时找回一张50元假币,等我发现假币返回菜市场时,那卖肉的家伙翻脸不承认,气得我跟他大吵了一顿。为了让这张假币尽快脱手,下午我又去大街上逛了几家商场,不仅没花出去,还跟别人吵了几次。于是,我就想通过打麻将把假币输出去,将堵在心里的这口气透出去,啊!这张假币终于痛痛快快地出手了!”我拍拍脑袋,原来是这么回事!阿美靠到我的怀里撒娇道:“老公,你今晚赢了吗?”
  “今晚手气还不错,赢了一百多块钱。”我边说边掏起衣服口袋,“老规矩,见财给一半。”
  妻子喜滋滋地接过我递给她的那张50块钱,忽然脸色一变跳了起来,继而用拳头猛捶我的肩膀,我疑惑地问道:“你咋啦?一惊一乍的?”
  阿美眼泪都流出来了:“老公,你给的这50块钱,就是我今晚输掉的那张假币!”




    本月热点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