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 页 > 友情故事 >

最后的运动会

时间:2012-04-24 作者: 点击:

 1945年8月6日,世界第一颗原子弹在广岛爆炸,因为这颗原子弹、我父亲感染了辐射尘,年纪轻轻就去世了。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母亲迫于无奈将我从广岛送到了佐贺外婆家里,从此,我就和年迈的外婆相依为命了整整8年。

  那时,我在佐贺的第八次运动会临近了。对打算“初中毕业以后一定要和母亲一起生活”的我来说,这是在佐贺的最后一次运动会。

  上初中以后,我每年必定写信给母亲,跟她说:“今年一定要来看我的运动会。”可她总是没能来。

  那年我也不抱什么希望地写了信,想不到母亲回信说:“今年会去看,我很期待。”

  我看到信时。还以为哪里搞错了。

  我好几次做过这样的梦,我怀疑这是梦,还捏捏脸颊看是不是做梦。是真的。

  母亲给外婆的信上也说要来佐贺。想到母亲真的要来看运动会,我就忍不住想绕整个佐贺跑一圈。

  第二天早上,我慎重地把信放进书包上学去。

  第一节课是社会课,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打开有花纹的信笺。

  “德永,那是什么?”

  “我妈妈的来信。”

  “哦?”

  老师很感兴趣地看着我的信。

  “什么?要来看运动会……”

  “啊,老师,不要再看啦。”

  我假装不高兴地收起信不让老师看。

  我不厌其烦地每节课都拿出信来看看。我向大家炫耀,我总是想听大家说:“太好了!德永。”我想借着大家对我说“太好了”,不断回味母亲真的要来的喜悦。

  初中运动会的重要项目是长跑比赛。男子组的路线是出校门。沿着护城河绕一圈,经过城内,再回到学校。全长7公里,十分吃力的赛程。可是这在每天辛苦练习的我们眼中,不算什么。

  实际上我连续两年都拿了冠军。

  但因为今年觉得非拿冠军不可。稍微感到一点压力。

  越接近运动会,我越担心那天会不会感冒,会不会拉肚子?脑子里老是浮现这些无谓的妄想,这在我是少有的。

  我没有感冒,也没有拉肚子。但是遇到更糟糕的状况——我等了又等,预定运动会前一天该到的母亲一直没来!

  “她说会早早做完工作搭火车来,一定是晚了,没赶上火车,明天早上就会来,别担心,去睡吧!”

  外婆催我上床,可是我一点也睡不着。

  迷迷糊糊中看到母亲来了,醒来发觉是梦,非常失望。我又迷迷糊糊地梦见运动会都结束了,母亲还是没来,醒来发觉是梦以后,反倒摸着胸口松了一口气。

  就这样反反复复,似睡非睡,折腾到天亮。

  外婆去上工时,我站在河堤上等母亲来。

  火车早上从广岛出发,应该不会那么早抵达,可我就是无法安心地躺在床上。

  到了上学时间,我满心不安,但还是不死心。

  母亲清清楚楚地在信上写着“会去看运动会”,我相信她一定会来。

  到了下午,比赛项目进行到长跑比赛,我站在起跑线后,还在观众群中搜寻母亲,可是到处不见母亲的踪影。

  长跑比赛开始。

  我按照自己的步调轻松起跑,骑摩托车做前导的是棒球队的田中老师。

  我跑了20分钟后,呼吸开始有点急促,同时拉开和后面那群人的距离。

  这个比赛在当地很有名,即使自家子女没有参赛,还是有很多人沿途观看。

  “那孩子跑得好快!”

  “真的好快!”

  我听到这些声音。

  我和第二名离得很远,一分一秒地只想着向前跑。如果不这样。我就会去想还没有来的母亲,可能影响我的速度。

  我的心跳加速。

  长跑路线也经过外婆家前面。

  马上就到我们家了。

  “怦、怦、怦、怦”,我的心脏都快震破了。




本月热点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