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 页 > 哲理故事 >

小议借钱

时间:2020-12-16 作者:听松 点击:

  通常,学生向我借钱,他们一开口,我不由分说就借给他们,为什么随便就把钱借给学生呢?因为学生还未踏入社会,他们基本上是淳朴善良的,作为一位教师充分相信学生有良好的道德品质,也就是说,学生的品质是学生借钱的抵押品。

  银行大额借贷,第一,必须有相应的抵押资产;第二,必须有可行性报告;第三,必须由担保人。不然银行借贷出去的钱岂不是都成了死帐烂帐?九十年代,因为家人生病,急需一大笔医药费,我向一家企业借贷,财务科开具一张支票,结果银行因为我没有发展生产及其盈利的可行性报告,拒绝支付,当时急得我差一点没有跳楼。

  银行小额贷款,虽然无须财产抵押,但是,担保人和发展生产的可行性报告还是需要的,无论是大额贷款还是小额贷款,银行的目的是为了盈利。

  黑社会放高利贷,也必须充分了解你的偿还和抵押能力,或者房产或者妻女,一旦你借钱不还,他们就开始使用非常手段,殴打、砍手脚等最后获得丰厚的汇报。

  教师借钱给学生甚至送钱给学生跟社会性借贷有着本质的区别,它不以盈利为目的,就是为了让学生度过暂时的难关,刻苦努力地学习,将来成为有用的社会性人才。记得我自己上中学时,因为是靠打临工来养活自己,时常饥一餐饱一顿,有时遇到雨雪天干脆就饿肚子,我的老师就时常借钱给我,有时直接就是把饭菜票送给我,我不忍拂了老师的好意,一般都是接过来,根本不用,还是照样忍饥挨饿,过几天又还给老师,因为我不知道倘若把这这个钱花了以后自己能不能挣到钱偿还老师,如果挣不到钱,岂不是败坏了自己的品质?正是因为我从不欠老师的一分钱,有一次,老师竟然借给我十元钱十斤粮票,当时,教师的月工资只有五十多元,29斤粮票,我知道这个钱和粮票的分量,尽管当时已经有两天水米没打牙了,我也没有敢动那十元钱,通常,我一个月靠打临工只能挣到七八元钱,就能维持一个月的生活,十元钱对于我那简直像一个天文数字。

  现在,经常有人说教育越来越差了,培养的学生品质太差。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以为这种说法欠妥,学生道德品质的培养形成学校固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学生并不完全是学校教育出来的,他们作为社会一份子,还受到家庭和社会的广泛影响,从最近向我借钱的一部分学生身上就表现出这种不良影响的严重性。

  有一个学生对我说,他带的零花钱丢了二十元,向我借十元钱,我借给了他,后来他说:“钱是我自己弄丢的,不能再向家里要钱了,所以就没有钱还了。”我想,一般家长听说孩子把钱弄丢了会不问青红皂白把孩子打一顿,免得这个学生挨打,于是摆摆手说:“算了,以后注意就是了。”

  大约是这个学生宣传的结果,好几个学生都找借口向我借钱,我把钱借给他们,有的五元,有的十元,其中一个女孩子说是月经来了,要买卫生巾,借了二十元。过了一个星期,我向这些学生收债,他们无一例外地回答:没有钱。我初略算了一下,学生从我手里借走的钱不到一百元,对于我不是什么大事,有一个女生家长说想做生意偿还学校里的资料费苦于没有资金,我当时就送给他两百元。应该说学生借的钱不过是很少一点钱,不值什么。但是对于学生来说这就是一件大事情,因为他们明知自己没有偿还能力而借钱挥霍,必然形成一种错误认识,对于善良的人只需要凭借欺诈的手段就可以获得金钱。

  那一位说月经来了借钱买卫生巾的女生的母亲很细心,发现她这一个星期多了一些零花钱,向我询问,我告诉她借钱的事,她说:“老师请再也不要借钱给她,女孩子骗人最后必然落入骗子之手。”后来她替女儿还了二十元钱。

  还有那一帮借钱的男生估计家里至今还不清楚,所以也没有人还钱。这一件事很清楚的说明现在的小孩子与我们青少年时代对于借钱这一问题的看法有多么大的区别。

  当然,诚信可以做人,未必能成事,做大事者未必诚信,却可以高官任做,骏马任骑。




    本月热点
    随机推荐